理性看待种粮大户“毁约弃耕”


这一网讯近日,关于大型粮食生产商因经营亏损“毁约弃农”的报道引起了社会关注。针对这一现象,我们要保持清醒的头脑,用理性的眼光审视“毁约弃耕”现象,在把握问题实质的基础上积极应对。

“毁约弃农”是市场规律下自然选择的体现。

在市场经济下,当任何经济实体从事商业活动时,它必须根据成本和收入作出市场决定。长期以来,由于生产成本高,特别是土地成本和劳动力成本的不断上升,大型粮食生产者的利润空间受到严重挤压。研究表明,东北地区的大农户每亩成本超过800元,其中仅土地成本就达500元。根据农业部河北调查组的调查,大型粮食生产企业每亩盈亏平衡点在420元,而许多地方的土地成本在300元到800元之间。显然,土地成本已经成为大型谷物生产商头脑中的“魔咒”。当粮食价格下跌时,大型粮食生产者根据市场情况的变化,缩小经营规模,调整种植结构是一种新常态。当然,也有一些大型粮食生产者盲目地以高土地出让价格扩大经营规模,造成自然风险、合同风险和市场风险的叠加,造成更大的损失,造成“毁约弃耕”现象。这也是自动市场监管的表现。与此同时,一些地区的一些大型粮食生产者也利用粮食价格和地租的“双降”来选择“逆势”。无论是粮食价格低还是土地价格低,都是市场竞争条件下自然选择的结果,也是农民寻求最优、适度规模的必然过程。当前,中国农业和农村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国内外农产品供求结构失衡、成本上升、价格下降、库存过高、价格倒挂等问题日益突出。推进农业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势在必行。粮食等重要农产品的价格形成机制和购销体制改革是最重要的。以玉米为例。从2004年到2015年,中国每亩玉米成本每年增长9.9%,土地成本每年增长13.9%。同时,市场的长期低迷和种植面积的不断扩大进一步加大了资源和环境的压力。针对这些问题,中国将按照“市场定价和价格补偿分离”的原则,于2016年在东北四省自治区进行玉米临时收储制度试点改革。当年,玉米产销区平均批发价同比分别下降17.0%和16.6%。国内外差价同比下降420元/吨,价格逐步回归市场。可以说,玉米购销体制改革激活了市场,活跃了产业链,促进了农业结构的调整。受此影响,农民的种植效益确实下降了,而对大型粮食生产商等新的商业实体的压力甚至更大。农业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不仅需要调整农业产业结构,还需要转变农业发展方式。这些政策效应将不可避免地传递到大型粮食生产者等新型商业实体的日常经营活动中。对他们来说,“毁约弃耕”是近两年才出现的突出现象,但它反映了对长期供求结构失衡和高成本不可持续生产方式的调整和应对。

“毁约弃农”现象需要政府的理性引导

“毁约弃耕”现象应从两个方面来看待。一方面,2016年全国玉米播种面积将减少3000万亩左右,结构调整将有新突破。在中国东北的一些地区,每亩土地的租金降低了大约150元,而在河北的一些地区,每亩土地的租金降低了大约300元。“降低成本”已取得初步成果。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注意到,这些现象的出现表明,一些大型粮食生产者市场意识差,风险抵抗力低。在一些地区,土地承包农民和大型谷物种植者之间就玉米生产者补贴存在争议,导致实际谷物种植者无法弥补的收入损失。由于地方工商资本监管机制不完善,土地流转价格过高,给新型农业经营者带来压力。这提醒我们,在把握“毁约弃耕”现象实质的基础上,积极从正反两个方面应对,增强新的经营主体对粮食生产未来的信心。一方面,要继续完善价格形成机制和粮食购销体制,探索经营权共享适度规模经营的新模式,加快完善补贴、税收、信贷、保险、土地使用和电力等政策体系,加大培训力度,帮助和保障新型农业经营者的发展。另一方面,要做好本职工作,做好倒班工作,做好守夜人,加强对工商资本的监管,提高大型粮食生产者的风险防范能力,完善合同的履行和执行机制,妥善解决土地流转纠纷,引导土地规范、有序、可持续流转。

(作者: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冬天进补吃肉多了,多吃这快手菜,清热解腻健脾胃,清理肠道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