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中国出品方跻身漫威电影,凭什么鹅厂成为了这个“幸运儿”


十年前,很难相信一家中国公司会被列为漫威英雄电影的制片人之一,腾讯影业不仅成为了“幸运儿”,其标志在索尼之后。

2018年11月9日,腾讯影业联合制作的《毒液:致命守护者》(以下简称《毒液》)在内地上映,超越了《蚁人2》等漫威电影创下的零票房纪录。第一周的前三天票房为7.66亿英镑。根据第三方票务平台的预测,《毒液》最终可能会超过15亿的票房大关。

随着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票房市场,中国电影公司与好莱坞的合作近年来越来越密切,途径也不同:一是股权投资和并购,万达等土豪直接收购传奇影业,复星等一些土豪入股第八演播室;二是项目合作,其中完美世界和环球影业在5年内不乏50部电影的单一合作。华谊和博纳还通过STX和TSG“曲线”完成了与好莱坞的合作。阿奇耶夫影业和美国H集体公司计划合作制作《特工联盟》和其他跨国电影。

但从国际化的角度来看,自2015年9月17日腾讯集团首席运营官任玉新宣布在北京成立其全资子公司腾讯影业(Tencent Pictures)以来,腾讯影业可以说将其视为自己的战略定位,甚至痴迷。腾讯影业副总裁兼梦工厂负责人陈红卫对梦工厂娱乐表示:“腾讯影业一直在探索与好莱坞合作的方式。《毒液》是腾讯影业和索尼今天正式发布的第一个项目,但事实上我们正在与不止一个项目合作。”

外界可以观察到腾讯影业经历了许多好莱坞电影的洗礼,如《魔兽》、《金刚:骷髅岛》、《神奇女侠》、《头号玩家》、《毒液》、《毒液》等。三年多来。虽然与华纳兄弟和传奇影业的合作看似无与伦比,但却暗暗温暖和寒冷。一些海外项目票房表现不佳。

从旁观者学习到自我实践,在好莱坞成熟的电影产业体系的三年中,腾讯影业获得了什么,与好莱坞的合作给彼此带来了什么?

幽默可爱的漫威第一部黑暗英雄《中国市场背后的收获》从《蜘蛛侠之网》的成功开始,除了索尼的专业营销能力,腾讯影业也做出了特殊的贡献。是帮助这部电影触及了中国观众的一些痛点。毒液诞生于1986年第18期《蜘蛛侠之网》。它的早期特征是“反向蜘蛛侠”。《蜘蛛侠3》年采用毒液使蜘蛛侠变黑的情节。这个场景与《龙珠》年的黑猴子和《圣斗士》年的黑暗四天王非常相似。

早在我看到毒液建模的时候,许多市场参与者就担心,这个扭曲的牙齿、流口水和外星人的角色真的能被观众接受和喜爱吗?

"项目《毒液》是今天每个人都看到的结果,但是当你开始合作时,你会发现它不是漫威的主要英雄。这有点像是一个附属品牌。事实上,这里有伟大的创新和冒险尝试。”陈红卫回忆道。

可以说《毒液》电影的巨大成功绝非偶然。陈红卫表示,腾讯影业经过三年多的成长,已经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好莱坞项目评价体系,而《毒液》项目则经历了非常细致的内部评价、认证和判断:

在当今的大时代环境中,观众对传统超级英雄和审美疲劳有着凝固的印象。他们渴望有更多的新英雄。这位英雄可能不完美,也可能有缺陷。就像以前的《死侍》系列在世界上有很高的影响力,但是因为是R级,所以不能在更广的范围内传播,而《毒液》 PG13可以在世界上广泛发行。

但是今天帮助《毒液》横扫大陆票房市场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腾讯影业在营销和推广中的作用。在黑暗中,市场怎么会觉得这不是一部恐怖电影,而是一部超级英雄电影?

陈红卫告诉几家娱乐梦想工厂,在电影上映前的讨论中,腾讯影业暗示毒液和英雄之间的互动有幽默感。第二种毒液有可爱和可爱的一面,所以每个人都会消除对毒液的恐惧

基于这一判断,《杜梦》在中国发行时成为《毒液》的标签。从用户的肖像来看,女性观众比例高达47.8%,这仍然延续了漫威超级英雄系列对女性市场的吸引力。在这背后,当整个腾讯的资源被调动起来时,外界将会发现“可怕”的地方。

为了给女性观众留下深刻印象,腾讯影业与今年首次亮相腾讯视频的火箭女孩101联手定制推广歌曲《毒液前来》和MV。五个火箭女孩,孟美岐、杨超、段傲娟、亚美和孙妮,改变了她们甜美年轻的风格,演唱了又黑又酷的歌曲。

比较《毒液》在角色期望上偏离北美市场的报复性得分:腐烂番茄新鲜度评价的29%和元符号35分。在中国,《猫眼》和淘宝电影都得了9分,甚至以挑剔口味著称的豆瓣也得了7.4分。中国和北美之间巨大的口口声声背后,实际上是两地观众对什么是电影毒液,什么是暗黑英雄的不同理解和接受。这种差异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电影宣传早期对观众期望的管理。

“我们客观地看到了《毒液》的挑战和风险,但同时也看到了更多的机遇。”陈红卫说。在腾讯影业的“蝴蝶改变”背后,它在存在的三年里支付了多少学费?

据国外媒体报道,《毒液》的制作成本约为1亿美元,腾讯投资了这部电影全球股权的三分之一左右。想知道腾讯影业成立之初,在《魔兽》电影中仅获得10%的股权。

毒液不是一夜之间成功的。从“酱油”参与国际项目到成为帮助推动内地市场的重要生产商,人们都很好奇: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腾讯影业能否恢复自成立以来与好莱坞的合作。也许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漫威这次愿意与它深入合作。

与从事卖淫业20多年的华谊和广利老司机相比,只有3岁的腾讯电影可以称之为婴儿,早期的“学会走路和学费”自然是一样的。

2016年,改编自暴雪经典游戏的电影《魔兽》登陆电影院。这也是腾讯影业投资的第一部国际电影。作为中国最大的投资者,腾讯影业与腾讯内部的其他资源合作,发起了互联网宣传尝试。

在回顾《魔兽》项目时,陈红卫说当时每个人都在摸索,《魔兽》做了很多尝试,内部联系紧密。然而,腾讯电影当时相对不成熟,团队实力相对薄弱。没有一个宣传团队能够真正完全配合项目的落地,做地面推广工作,并且缺乏对用户终端层面的把握。

在腾讯影业的早期探索中,合作项目还包括《爱乐之城》 《金刚:骷髅岛》 《神奇女侠》等外国电影。《爱乐之城》年,腾讯影业是战略合作伙伴。在《金刚:骷髅岛》 《神奇女侠》,腾讯影业既是中国的投资者,也是中国的推广者。

但这是出乎意料的。虽然《金刚:骷髅岛》获得了不错的票房,但田静的表演受到了批评,导致整部电影的声誉下降。虽然《神奇女侠》名声很好,但并不特别显眼。与8.2亿美元的全球纪录相比,中国大陆的票房只有6.1亿人民币。

在一些观察家看来,腾讯作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拥有许多深入用户的平台和资源。然而,这些资源分散在腾讯的各个业务集团中,并不由腾讯影业直接分配。此次《毒液》电影推广涉及的资源涵盖腾讯游戏、音乐和产品的多个部门。

因此,在每个项目中,整合腾讯内部平台的资源并动员不同的业务群体并不容易。在过去的三年里,腾讯影业已经成长为掌握如何使用庞大而分散的群体资源。

陈红卫在采访中坦言,经过三年多的发展,我们的宣传团队、内部资源整合能力和业务营销能力已经越来越完善。

需要更多关注的是鹅厂近年来在集团战略层面的重要决策。在不久前举行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论坛上

2012年,腾讯率先向行业提出“泛娱乐”战略,今年4月,腾讯提出了“新品创作”战略的升级版本。其中,推动文化产业“走出去”,在全球市场竞争中成长,是“创造新文化”的使命之一。

腾讯集团副总裁兼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曾表示,我们需要不断改善与国际市场的交流和学习过程,帮助中国影视节目保持自身特色,走向国际化。这不仅是腾讯影业在新的创意思维下做出的布局,也符合腾讯坚持中国文化走出去的高层次努力。几乎在腾讯提出新的创意战略的同时,腾讯影业宣布成立自己的分销公司33,354腾鹰分销公司。他参演的第一部电影是斯皮尔伯格的《《头号玩家》》,国内票房收入近14亿元。腾讯电影认为,未来需要建立在创作和宣传的基础上。在宣传方面,腾讯电影希望建立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在此次《毒液》营销活动中,滕颖发行公司在全国范围内联合组织了2000多家重点电影制片厂开展整合营销活动,在全国范围内组织了100场高级放映活动,覆盖了10多万家网吧和100多个校园场景。在狂轰滥炸的冲击下,《毒液》第一个周日的筛查率高达55.9%。

据相关人士透露,索尼也赞赏腾讯影业在《毒液》电影中向大陆推广的努力。

从早期不成熟到逐渐成熟,腾讯影业一直坚持国际化探索和内容布局。经过三年不知不觉的探索和成长,腾讯影业成为众多中国电影公司中第一个获得漫威电影预期投资的“幸运儿”。至于恩惠,命运从不相信机会。

中国电影公司在好莱坞打开正确的姿态

随着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票房市场,中国电影公司近年来与好莱坞的合作越来越紧密,每家企业都有自己不同的道路:

万达等本土英雄与美国传奇影业(Legendary Pictures of America)并购获得35亿美元,从而直接获得《魔兽》等项目资源;还有由完美世界和环球影业签署的五年期单一投资项目。虽然涉及的电影不少于50部,但也有像《金刚2》这样的大型知识产权项目。复星投资8号工作室后,参与导演李安的新作《侏罗纪世界》。华谊兄弟在错过了studio8之后,与美国STX娱乐公司达成了一项18部电影的合作协议。博纳和华谊有相似的道路。通过对美国TSG的投资,博纳赢得了参与20世纪福克斯公司许多项目的机会。阿里影业选择与派拉蒙合作,并相继参与《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碟中谍》等大型电影。

从近年来中国电影公司与好莱坞的合作中,我们可以发现我们正从简单投资和参与的1.0时代走向寻求更多话语权和共同发展的2.0时代。以及以中国队为核心的3.0时代的未来趋势。

成武曾经这样描述腾讯电影对外合作的三个层次:第一是投资。“我们投资电影不是为了赚钱。我们投入更多让我们的团队参与到这些优秀的创意团队和优秀作品的润色中。毕竟,我们是新学生。二是联合开发,将中国的知识产权和团队带到国际合作伙伴那里,直接开发全球项目。第三是由中国团队领导,有机地邀请国际团队加入中国项目。”

像《忍者神龟》项目一样,腾讯影业主要参与周期的中后期。然而,据陈红卫称,腾讯影业和索尼哥伦比亚公司仍有早期开发项目,目前正在筹备和推广中。

从已知项目来看,腾讯影业和天舞传媒联合制作的新版《毒液》属于联合制作的范畴。腾讯影业参与了从《终结者2019》早期的创作阶段到现在的制作和拍摄阶段,再到后来的营销和宣传阶段的整个过程陈红卫说。

与好莱坞的另一个联合开发项目是腾讯动画的famou

现在,当提到腾讯影业对合作伙伴的选择标准时,陈红卫表示,这不仅仅是看它是否是一个盈利项目,盈利能力无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评估标准。但是,在盈利的前提下,内容是否有增长,内容背后的团队是否有充分的合作诚意,这样我们就可以把我们的内容放到每个人的工作中,输出更好的内容?

在今年4月的新文创生态大会上,腾讯邀请了《终结者》系列小说作者、美国电视系列《我叫白小飞》执行制片人迈克尔道布斯、好莱坞著名编剧、导演兼制片人、蝙蝠侠系列创作者大卫S高耶、被誉为“蝙蝠侠之父”的迈克尔尤斯兰等国际名人。大卫S高耶已经率先与腾讯电影合作,这也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这是多年来我第一次在电影行业工作,我强烈感觉到在未来的中国市场,中国创作者肯定会融入世界。我们过去认为好莱坞团队离我们很远,但是融合的趋势已经开始了。中国将会有更多的导演能够控制英语电影,这是肯定会发生的。”陈红卫这么说。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