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中国教育小康指数88.1:教育评价究竟该如何做


原创中国小康网4天前我想分享

中国小康网的独家记者刘艳华的“2019年中国教育小康指数”调查显示,52.4%的受访者认为,在中国基础教育评估中,过分强调学科知识,尤其是教科书,而忽略了考试。综合素质,如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教育评估应该做些什么?专家和受访者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教育是基础。教育决定着人类的未来,决定着人类的未来。 2005年诞生的“中国教育小康指数”,邀请公众每年评估中国教育发展和改革的现状。

从2019年7月至8月,《小康》杂志,联合国信息中心及相关专家和机构,进行了“2019年中国教育小康指数”调查。在对调查结果和国家有关部门的监测数据进行加权后,“2019年中国教育富裕指数”为88.1分,比上年提高6.1个百分点。

中国教育富裕指数主要评估五个方面:教育投资和政策偏见,教育法律法规的建设和实施,对中国教育现状的满意度,对教育公平的感受以及平均受教育年限。今年,教育投入和政策偏见,教育法律法规的建设和实施,对中国教育现状的满意度,教育公平感和平均受教育年限指数分别为91.6,93.4,83.9和80.8。得分为93.2分,分别为7.4分,1.4分,8.3分,9.4分和2.9分。

应试教育仍然是一个“问题”

推动中国教育从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的转变是无数中国父母的共同愿望和期望。根据2019年中国教育富裕指数的调查结果,66.4%的受访者认为中国义务教育阶段最严重的问题是“应试教育”。

虽然国家一直在深化教育改革,强调素质教育,但应试教育问题依然突出。有鉴于此,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朱朝晖在接受“杂志网络”杂志和中国小康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我们需要从高考接力棒,建立科学完整的教育评估体系。 “通过考试选拔人才没有问题。问题在于我们需要打破”仅得分“的单一评估方法。

参与“2019年中国教育富裕指数”的受访者也有同感。调查结果显示,52.4%的受访者认为在中国基础教育评估中,过分强调学科知识,尤其是教科书中的知识,而忽视了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的综合素质。 21.3%的受访者抱怨他们仍然过分关注评估重点的结果,忽视了受访者在各个时期的进步和努力,没有形成真正的形成性评价,也无法发挥良好的推动作用。发展。 13.8%的受访者认为,在评估标准方面,过分强调普遍性,忽视个体差异和个性化发展。 9%的受访者表示传统的纸笔检查仍然是主要的评估方法,过分依赖评分,很少使用定性评估方法。此外,3.5%的受访者认为,就评估主题而言,大部分受访者仍处于否定评估状态,并未构成多学科参与评估模式。

为此,49.9%的受访者建议增加对学生知识转移能力的学习和评估,35.9%的受访者希望提高他们对创造力的评价,9.2%的受访者认为应该增加社会实践。此外,5%的受访者希望增加对学生专业知识的评估。

关于中国教育评估方法的问题,楚朝晖认为,根本问题在于评价的力量过于集中,统一命题和统一考试,这实际上导致了评价能力的高度集中和过度集中。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单一标准。

“所有学生必须符合标准,他们必须根据分数排队。压力非常大。”在楚朝晖看来,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进行分级评估,赋予大学完全独立的招生权。与此同时,一些评估权力转移到培训学生的学校和教师。高校专业招生团队可以调整中学和教师的评价权重,作为参考依据,形成提高评价科学化程度的机制。第二是形成多元评价主题。这里不仅需要评估第一方和第二方,还需要评估第三方。

“中国非常缺乏第三方评估,特别是去年发布的自我注册文件,这大大减少了公认的民间竞赛项目的数量。事实上,它是为了消除第三方评估。”楚朝晖认为,如果第三方评价是真的,如果你相信,你可以放手评估。大学的专业招生团队根据经验和需求决定是否采用它。

教师识字正在受到关注

除了教育评估方法外,今年最关心的中国父母是什么? “2019年中国教育富裕指数”邀请受访者进入公园,难以进入公园,选择学校,减轻学生负担和教师待遇。在教育问题中,选择了他们最关心的十大教育问题。第一是教育评价方法,第二是教师素质,第三是家庭教育模式,第四到第十。反过来,教育公平,教育质量,教师待遇,教育和培训市场混乱,学校选择,学生负担减少和中国学生的核心素养。

教师素养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在这个排名中,它在2016年排名第四,2017年排名第二,2018年排名第三,今年再次排名第二。 31岁的兰惠云是山西省漳州市颐中区的地理老师和班主任。高考后不到一个月,他进行了两次热门搜索。有一次,班主任带全班同学去玩游戏。在高考的第一天,他挤满了城里最好的网吧,全班都去玩游戏。另一次是高考的第四天。虽然一些学校领导反对,父母担心,但他坚持要求11名高中毕业生,历时17天,跨越5个省。他从漳州到上海完成了1800多公里。

兰惠云的“非凡”方式引起了社会的热烈讨论。有些人支持它。他直言不讳地“承认”,“支持”和“看到哭泣。”有些人呕吐,“这不算什么,有什么事情发生,这是另一个场景!”在非常不同的态度背后,人们不得不考虑什么是真正的好教育,什么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师?

在这方面,楚朝晖分析说,好老师没有统一的模式,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优点和能力,但他们有一些共同的,不可或缺的品质。首先,人们热爱教育和学生,这种爱通过各种渠道渗透到他的工作,行为和沟通中。第二,专业能力强,能够教育和教育人。第三,我们必须有能力与学生互动,并能够敏锐地感受到学生的状态。第四,要了解学生成长和发展的需要,从微观层面来说,我们应该关注学生成长和发展的全过程,而不是简单的分数。从宏观角度看,我们应该引导学生走向人类文明发展的大方向。而不是培养一群只会有标准答案的人。

为了进一步了解公众对教师期望的期望,“2019年中国教育小康指数”也对父母最讨厌的教师行为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优秀学生是歧视,侮辱和体罚。其次,这是偏袒和不公正。再一次,无论学生如何,他们都是盲目和自由放任的。 (刘艳华)

(感谢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研究室主任陆庆余提供的支持)

(《小康》中国小康网独家报道)

本文发表于《小康》2019年9月,第一期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集报告投诉

中国小康网的独家记者刘艳华的“2019年中国教育小康指数”调查显示,52.4%的受访者认为,在中国基础教育评估中,过分强调学科知识,尤其是教科书,而忽略了考试。综合素质,如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教育评估应该做些什么?专家和受访者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教育是基础。教育决定着人类的未来,决定着人类的未来。 2005年诞生的“中国教育小康指数”,邀请公众每年评估中国教育发展和改革的现状。

从2019年7月至8月,《小康》杂志,联合国信息中心及相关专家和机构,进行了“2019年中国教育小康指数”调查。在对调查结果和国家有关部门的监测数据进行加权后,“2019年中国教育富裕指数”为88.1分,比上年提高6.1个百分点。

中国教育富裕指数主要评估五个方面:教育投资和政策偏见,教育法律法规的建设和实施,对中国教育现状的满意度,对教育公平的感受以及平均受教育年限。今年,教育投入和政策偏见,教育法律法规的建设和实施,对中国教育现状的满意度,教育公平感和平均受教育年限指数分别为91.6,93.4,83.9和80.8。得分为93.2分,分别为7.4分,1.4分,8.3分,9.4分和2.9分。

应试教育仍然是一个“问题”

促进中国教育从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的转变是无数中国父母的共同愿望和期待。根据“2019年中国教育小康指数”调查,66.4%的受访者认为中国义务教育阶段最严重的问题是“考试教育”。

虽然国家继续深化教育改革,强调素质教育,但应试教育问题依然突出。在这方面,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施朝晖在接受《小康》杂志和中国小康网采访时表示,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有必要从高考接力棒开始建立科学完整的教育评估体系。 “通过考试选拔人才没有问题。问题是你需要打破“得分”的单一评估方法。

作为回应,参与“2019年中国教育富裕指数”的受访者也有同样的感受。根据调查结果,52.4%的受访者认为,在中国基础教育评估中,评价内容过于注重学科知识,尤其是教科书,而忽略了考试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的综合素质。 21.3%的受访者抱怨他们仍然过分关注评估重点的结果,忽视评估人员在每个时期的进步和努力,没有形成正式的形成性评估,也无法充分发挥作用。评估发展的功能。 13.8%的受访者认为,就评估标准而言,仍然过分强调共性,忽视个体差异和个性化发展。 9%的受访者表示,在评估方法方面,他们仍然使用传统的纸笔考试,过分依赖分数,很少使用定性评估方法。此外,3.5%的受访者认为,在评估主体中,评估者仍然处于负面评价状态,并且没有多个科目共同参与的评估模式。

为此,49.9%的受访者建议增加对学生知识转移能力的学习和评估,35.9%的受访者希望提高他们对创造力的评价,9.2%的受访者认为应该增加社会实践。此外,5%的受访者希望增加对学生专业知识的评估。

对于语文教育评价方法问题,朱兆辉认为,根本问题在于评价权过于集中,命题过于统一,考试过于统一,实际上导致评价权高度集中,而浓度过高必然导致单一标准。

“所有的学生都必须达到一个标准,他们必须根据分数排好队。压力很大,“在朱兆辉看来,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进行分级评估,赋予高校完全自主招生的权力。同时,部分评价权移交给培养学生的学校和教师。高校专业招生队伍可以调整中学和教师的评价权重作为参考依据,形成提高评价科学化程度的机制。二是形成多元化的评价主体。这里不仅要求对第一方和第二方进行评估,还要求对第三方进行评估。

“中国非常缺乏第三方评估,特别是去年发布的自主招生文件,大大减少了被认可的民间竞争项目。其实,就是杜绝第三方评价,“朱兆辉认为,如果第三方评价是真的,如果你相信,你就可以放开评价。学校专业招生队伍根据经验和需要决定是否采用。

0x251D

教师素养受到关注

除了教育的评价方法,今年中国家长最关心的是什么?“2019中国教育小康指数”邀请受访者入园难、择校难、减负难、教师待遇难。在教育问题中,选出了他们最关心的十大教育问题。一是教育评价方法,二是教师素质,三是家庭教育模式,四到十。教育公平、教育质量、教师待遇、教育培训市场混乱、择校、减负、中国学生核心素养。

教师素养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在这个排名中,它在2016年排名第四,2017年排名第二,2018年排名第三,今年再次排名第二。 31岁的兰惠云是山西省漳州市颐中区的地理老师和班主任。高考后不到一个月,他进行了两次热门搜索。有一次,班主任带全班同学去玩游戏。在高考的第一天,他挤满了城里最好的网吧,全班都去玩游戏。另一次是高考的第四天。虽然一些学校领导反对,父母担心,但他坚持要求11名高中毕业生,历时17天,跨越5个省。他从漳州到上海完成了1800多公里。

兰惠云的“非凡”方式引起了社会的热烈讨论。有些人支持它。他直言不讳地“承认”,“支持”和“看到哭泣。”有些人呕吐,“这不算什么,有什么事情发生,这是另一个场景!”在非常不同的态度背后,人们不得不考虑什么是真正的好教育,什么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师?

在这方面,楚朝晖分析说,好老师没有统一的模式,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优点和能力,但他们有一些共同的,不可或缺的品质。首先,人们热爱教育和学生,这种爱通过各种渠道渗透到他的工作,行为和沟通中。第二,专业能力强,能够教育和教育人。第三,我们必须有能力与学生互动,并能够敏锐地感受到学生的状态。第四,要了解学生成长和发展的需要,从微观层面来说,我们应该关注学生成长和发展的全过程,而不是简单的分数。从宏观角度看,我们应该引导学生走向人类文明发展的大方向。而不是培养一群只会有标准答案的人。

为了进一步了解公众对教师期望的期待,“2019中国教育小康指数”还对家长最痛恨的教师行为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优等生主要是歧视、侮辱和体罚。其次,是偏袒和不公正。再一次,不管学生是谁,他们都是盲目和放任的。(刘艳华)

(感谢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研究室主任卢庆余的支持)

(《小康》中国小康网独家报道)

本文发表于《小康》2019年9月,第一期

本文为第一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