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陈果:一千多年前王羲之就看透的,你现在还是不懂!


  以前看《开讲啦》,记得有个复旦的学生说刷了两年都没有刷到陈果的思修课。果然我们的哲学女神,一票难求。

  作为复旦哲学系博士,陈果老师被学生们称为“最有型女大学教师”。她曾经说过:“风情万种,便是你热爱生命,轻舞飞扬的样子;与世无争,便是你能面对人生的诸多境遇,淡定从容,恬然自适的襟怀。”

  

  陈果老师也在课堂上跟学生们探讨过关于生命的话题,世界,就是无数个平常人,无数个平常心,无数个我。一粒沙里都可以有一个世界,人生来,其实就很平凡。

  掌声或者嘘声,都只能一个人上场

  佛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这故事说起来复杂,也没什么必要,唯一有用的是,佛祖认为:宇宙间的奥秘,不过在一朵寻常的花中。

  大千世界,光怪陆离,每个人的生命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好事和坏事,你活着就不得不面对的,狂喜或者痛苦。你必须接受,人生的大多数时候,你都是一个人走路。

  

  大多数体育运动,在比赛时都是团队作战。即便是兵乓球之类的担任比赛,教练也是可以在场边指导的,所以“不懂球”的大刘才能留下“醒醒啊,这是奥运会”的金句。相比之下,网球更像是一个人的运动。网球运动员的团队都很强大,有教练、陪练、理疗师、经纪人等等,可是上场时,只有运动员一个人。

  有人说,网球是最孤独的运动。曾经的男子单打世界第一、英国选手安迪穆雷,曾经一度被所有的网球解说评价为“软蛋”。他是个木讷的苏格兰男人,无趣又耿直,球风保守,缺乏侵略性。处于苏格兰与英格兰根深蒂固的矛盾,那时候他赢球了才是英国的希望,而一旦输了比赛,所有的英国媒体都会说:“那个苏格兰人又输球了!”。

  每一次走上球场,他面对的不仅仅是球网对面的对手,还有全体英国人民等着盼着七十几年大满贯冠军的殷切。可是,无论掌声还是嘘声,他都只能一个人上场。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3年,当穆雷终于成为温网冠军的时候,他赢得了掌声和光彩。可是,当一切繁华落尽,世界仍然还是平常。

  

  世事无常,无论曾经有多少人陪你一程,你始终要学会一个人走路。悲伤或者疼痛,其实没有那么难度过,当你站的足够高,就会发现,一切都是平常。

  死生亦大矣

路。

  挫折或者坎坷,走过去,也许前途仍旧泥泞,但是如果不走,头上的乌云就永不会散去。我们都知道站得高望的远的道理,有些时候,当你站的更高望得更远,你会发现眼前的一点挫折失败,简直微不足道。

  

  公元353年暮春,正值东晋穆帝永和九年。那年三月三,刚刚到浙江的王羲之,在绍兴的兰亭与名流高士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人举行风雅集会。流觞曲水,吟诗作对,各抒怀抱。这一场文艺青年的盛会,王羲之大笔一挥,写下价值连城的《兰亭集序》。

  他说:“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人生毕竟盛事不常,连王羲之这样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氏族,都不得不感叹这是人生之痛。

  

  两晋时期,世风崇尚老庄之道,喜好虚无清淡。庄子说:“方生方死,方死方生”,也就是死生无碍,幼童与七八百岁的彭祖一般无二。但王羲之不这么认为,“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他明白世殊事异,时过境迁的道理。

  一个人走路走得久了,难免感觉孤独。领先的人觉得无敌是多么寂寞空虚,落后的人觉得仿佛被世界遗弃。康庄大道也未必就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旁门左道也未必门可罗雀。看不见的地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孤独。

  用一个人的时间去奋斗,走过人生的高峰低谷,不必太在意别人走了什么样的路,可也不能太过我行我素。一味低头前行,可能会错过许多美好的风景。看过山清水秀,也走过不毛之地之后,回望来时走过的路,那就是完整的一生。

达到当天最大量

bwin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