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央企领导宁高宁、刘德树的“诗意交接”


2016年1月5日下午,两大中央企业“最高领导人”变动的传闻得到正式确认: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董事长兼党委书记赵双连被任命为中粮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中粮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宁高宁被任命为中化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中化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刘德苏年老时从领导小组退休。

服务华润17年,执掌中粮11年,宁高宁的调职尤为引人注目。然而,当被称为“摩根中国”的中央企业负责人走出中粮总部大楼时,北京灼热的冬日、中粮员工的祝福以及宁高宁的告别信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含义(相关报道见《中国经济周刊》、2016、第1、《宁高宁:“并购狂人”的中粮11年》号)。

在同样的蓝天下,在中化工作了18年的刘德树也充满了“诗意”。当天晚上,“中化集团”微信公众号《你在中化18载》的一篇文章表达了深切的感受和难忘,“拥有你是中化集团的福气”

刘德树如何让中化起死回生

中化集团微信公众号在一篇告别刘德树的文章中说:既然中化准备好了,你就老了。

刘德淑,1952年11月出生,河北玉田人;共产党员和高级工程师。

1979年,刘德树毕业于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曾任中国机械进出口总公司五个进口部门的业务员、开发部主任、副主任。1989年,他担任中国机械进出口总公司工业机械公司总经理。1992年5月,被任命为中国机械进出口总公司副总经理兼党委委员。1995年3月,他担任中国机械进出口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和党委书记。

1998年1月5日,刘德淑调任中国化工进出口总公司代理总经理。1998年3月,他被任命为中化集团董事长兼党委委员。当时,这个在计划经济时期享有无限繁荣的老外贸国有企业陷入了内外部困境,深陷危机之中。那是在最困难和最关键的时刻。

1998年,能源行业重组,中化集团的独家垄断被打破。与此同时,中化化肥的垄断地位也在工业管理体制改革中丧失。中化集团赖以生存的进出口代理业务正面临严峻挑战。1997年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进一步损害了中化集团。外国银行纷纷要求偿还债务。中化集团的资本链断裂,出现了支付危机。此时,中化集团千疮百孔,步履蹒跚。用刘德树的话说,中化已经“死了一次”。

面对中化的困境,刘德树从中吸取了教训。在仔细梳理中化的?滴窆钩珊螅醯率魈岢隽俗约旱恼铰怨瓜?:中化坚持原油进出口业务是一条死胡同。中化集团只有延伸产业链,从贸易公司转型为能源公司,才能生存。

凭借石油进出口贸易积累的海外经营经验,中化集团找到了另一条出路,开始寻找机会购买和分享海外油气区块。

2000年6月,刘德苏被任命为中化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

2002年,中化成立中化石油勘探开发有限公司,专门从事油气勘探开发。从中东沙漠到美洲丛林,再到海洋岛屿,中化集团对海外石油的搜寻已经遍及全球。截至2011年底,公司在巴西、哥伦比亚等10个国家拥有23个油气合同区块,基本形成了以中东和南美为核心的战略发展布局。权益性油气可采储量达到4.1亿桶(石油当量),2011年权益性油气产量为2201万桶(石油当量)。

在上游勘探开发业务一步步向前发展的同时,刘德树的第二步行动是发展炼油业务,扩大中化炼油销售网络。虽然它经历了起起落落,但它将进入ano

如果你能再选择一次,你就必须来中粮。

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难以放弃的,那就是中粮集团。

如果世界上有人不能放弃,那就是中粮。

如果今晚有梦想,那一定是中粮。

如果还有一首歌能让我哭泣,那一定是中粮的歌《阳光》。

如果我凝视着北京的夜晚,我一定看到了中粮办公室的灯光。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一定会更加努力。

如果时间不能倒流,中粮在11年里每分每秒都是值得的,值得活下去,值得回忆。

如果说有什么幸福的话,那就是兄弟姐妹们的汗水和笑声催生了新的中粮集团。

如果有骄傲,今天的中粮是非常不同的。

如有遗憾,中粮还没有画完圆圈。

如果有负罪感,我脾气不够暴躁,认为我伤害了我的同事。请原谅我!

如果有什么不足,那就是我没有学到足够的东西,也没能和每个人保持更成功的距离。

如果有什么可期待的,我真的很想看看中粮集团遍布全球的整个产业链。

它是一个有竞争力的国际大谷物供应商。

如果你们能一起工作。

如果你能用心做梦。

如果你能努力工作。

如果你能创造辉煌。

那么我们的心仍然在一个地方。

如果说有一句话很苍白,那就是中粮集团的功劳!

谢谢你11年如此丰富、美丽和短暂的时光!

如果我是微风,我会不时回到中粮。

如果我是白云,我会不时看中粮。

但我知道我不可能是微风和白云。

如果时光飞?牛绻依狭耍绻野追⒉圆裕胰匀换峄氐街辛浮?

我仍然想和每个人在一起,欢笑和交谈,充满激情.

真好,就像我们年轻时一样。中化员工告别刘德树的诗“《财富》”知道你要离开,但今天仍然感觉很奇怪。回忆起你在中化的日子,我感触很深,写了一首诗说再见。

说点什么,但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就什么也别说!

不要谈论华北的实验场或泉城的炼油塔。更不用说南美洲的钻机了,更不用说非洲的橡胶种植园了。

更不用说变革的痛苦,更不用说变革的困难,更不用说混乱无论如何都会得到纠正,更不用说重建会获得重生。

不要说第二次创业或伟大的梦想;更不用说500强11A了,更不用说最受赞赏的了。

不要谈论做人或做事,不要谈论体面的生活;不要说企业价值,不要说员工尊严。

不要说危机的严峻,不要说繁荣的担忧;不要说你所有的担心,不要说刺耳的话。

不要碰,不要谢;不要说想念,永远不要说再见。

什么也别说,只是把目光移开;你别管闲事,我永远尊敬你!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