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玩家不能也不愿为香港提供任何现实帮助


原标题:外国球员不能也不会为香港提供任何实际帮助

[文本/观察员网络专栏作家Danilo Tulke]

在过去几个月里,香港发生的大规模骚乱不仅震惊了全世界,也震惊了香港人。从表面上看,抗议活动是出于政治原因而引发的。但更深层次的原因与每个香港人日常生活中的社会经济问题有关。在有关香港的传媒报道中,越来越多的人提到香港青少年所面对的经济压力,高房价及其他社会及经济发展问题。

抗议能否解决问题?从过去的其他大规模抗议活动中可以看出,无论是2011年纽约的“占领华尔街”还是“阿拉伯之春”,抗议活动本身都无法解决问题。在社交媒体时代,组织动员要简单得多。但真正的问题是:下一步怎么样?抗议者往往对政策制定的复杂性知之甚少,也没有实际的改革计划,更不用说改进了。因此,抗议本身并没有解决问题。

所有这些都与我们对香港情况的看法有关。那么什么是实用的方法呢?香港的骚乱似乎已达到香港各界需要深刻思考的阶段。香港拥有最高的经济自由度和世界上大量的创意人才。人们对香港商界精英的期望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的利润和抗议造成的经济损失,他们也期待着改善社会和未来发展的愿景和建议。

香港工会联合会前往美国领事馆,证明美国一再干预香港的内政,并打破“一国两制”。图片来源:Ta Kung Pao

更重要的是,香港有其独特而有利的政治架构,以发展“一国两制”的概念。现在和未来,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与此同时,香港有自己的制度。 “一国两制”的发展,是一个帮助香港光明未来,促进中国全面发展的独特机遇。香港目前的制度是基于殖民遗产的经验和前三十年成为中国一部分的经验,可以改善。但只有经过香港社会的认真反思和对话,我们才能取得这样的进展。相互指责无法解决问题。人权言论和外部势力的干涉没有帮助。外国球员既不能也不愿意提供任何实际帮助。暴力和破坏并不好,只会使对话更难以建立。只有香港人自己才能制止暴力,实现对话。

在这种情况下,是否有相关的参考模式?香港是独一无二的,但在其他地方可能会有对话和社会变革的例子,例如新加坡的经验。 2012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起了“我们的新加坡对话”,由政府领导,社会各界参与,旨在创造一个充满希望和爱的家园。这是一个旨在改革的有组织的反思和对话过程的有趣模式。虽然不可能完全模仿其他地方的经验,但它可以作为灵感,在香港组织深入反思和对话,这正是香港现在所需要的。提出有效的改革计划和未来的美好未来是我们所期待的。

(译:杨庆庆,张元)

本文是观察员网络的独家手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回到搜狐看看更多

负责编辑:

2019-09-07 08: 37

来源:观察员网络

原标题:外国球员不能也不会为香港提供任何实际帮助

[文本/观察员网络专栏作家Danilo Tulke]

在过去几个月里,香港发生的大规模骚乱不仅震惊了全世界,也震惊了香港人。从表面上看,抗议活动是出于政治原因而引发的。但更深层次的原因与每个香港人日常生活中的社会经济问题有关。在有关香港的传媒报道中,越来越多的人提到香港青少年所面对的经济压力,高房价及其他社会及经济发展问题。

抗议能否解决问题?从过去的其他大规模抗议活动中可以看出,无论是2011年纽约的“占领华尔街”还是“阿拉伯之春”,抗议活动本身都无法解决问题。在社交媒体时代,组织动员要简单得多。但真正的问题是:下一步怎么样?抗议者往往对政策制定的复杂性知之甚少,也没有实际的改革计划,更不用说改进了。因此,抗议本身并没有解决问题。

所有这些都与我们对香港情况的看法有关。那么什么是实用的方法呢?香港的骚乱似乎已达到香港各界需要深刻思考的阶段。香港拥有最高的经济自由度和世界上大量的创意人才。人们对香港商界精英的期望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的利润和抗议造成的经济损失,他们也期待着改善社会和未来发展的愿景和建议。

香港工会联合会前往美国领事馆,证明美国一再干预香港的内政,并打破“一国两制”。图片来源:Ta Kung Pao

更重要的是,香港有其独特而有利的政治结构来发展“一国两制”的概念。香港,现在和将来,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同时,香港也有自己的制度。“一国两制”的发展,是香港前途光明、促进中国全面发展的难得机遇。香港目前的制度是基于殖民地遗产的经验和在中国的三年的经验,可以改进。但只有经过认真反思和对话,香港社会才能取得这样的进展。互相指责不能解决问题。人权言论和外部势力的干涉没有帮助。外国玩家既不能也不愿意提供任何实际帮助。暴力和破坏都不好,只会使对话更难建立。只有香港人民自己才能停止暴力,实现对话。

在这种情况下,是否有相关模式可供参考?香港是独一无二的,但也可能有其他国家的对话和社会变革的例子,比如新加坡的经验。2012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起了由政府主导、社会各界参与的“我们的新加坡对话”,旨在打造“充满希望和爱的家园”。这是一个旨在改革的有组织的反思和对话进程的有趣模式。虽然不可能完全仿效别处的经验,但它可以作为启发,在香港组织一个深入的反思和对话,这正是香港现在需要的。提出一个有效的改革方案和一个光明的未来是我们所期待的。

(翻译:杨青青、张媛)

本文为观察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信息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是信息发布平台,而搜狐只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香港

新加坡

一国两制

香港市工会联合会/P>

杨庆庆

读取()<> >